困到睡不醒

没有脑洞是多么的寂寞!!!!

【敦刻尔克/空军组】 在那之后

* CP  Farrier/Collins  

* BE  一方死亡预警

  

   Farrier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着跨越英吉利海峡,当他驾驶福蒂斯一号迫降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并且被一帮德国鬼子包围的时候,他就没想过能回去。

   但有句东方俗语怎么说?造化弄人。他没有死在敦刻尔克的海上空战中,也没有死在德国人残忍的电刑中,更没有死在战俘营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四年之后,英法联军带着双倍的士气从诺曼底杀回欧陆,夺回陷落的土地,解放了一个又一个集中营。幸运女神似乎从四年前就十分眷顾Farrier,他熬过了四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在绝望中等来希望,虽然迟到四年,但祖国的军队终于来接他们回家了。

   德国人的电刑对Farrier的大脑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他的记忆力不比从前,反应也迟缓了许多,在接受了一系列繁杂的身体检查后,Farrier拿到退伍文件和荣誉勋章,光荣退役。

   Farrier最近常常做梦,无非就是在皇家空军受训以及战场上的那些事情——他的福蒂斯一号,他的小队,他的Collins。

   年轻的士兵是个俊美而温和的小伙子,灿金的头发衬得他比一般士兵更加白皙,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笑起来那样好看,让Farrier无法抑制地想到他们驰骋的天空。只一眼,Farrier就在一群新兵蛋子里记住了这个未来的下属。之后几年,他们朝夕相伴,赤诚相对,然后就像所有爱情故事里那样爱上彼此,一起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没有惊天动地的誓言,也没有柔情蜜意的温存,现实不会给他们这么多闲暇时间。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在活着从战场归来之后亲吻彼此,如果能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Farrier喜欢亲吻Collins的嘴唇,喜欢Collins薄薄的唇瓣在自己的挑逗下变得嫣红盈润,喜欢他在高潮的时候呼唤自己的名字。每一次进入Collins充满活力的身体,被柔软与温热包裹覆盖,Farrier才能确认自己是个活物,不至于和冰冷的战争机器融为一体。

   进入11月后Farrier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英国潮湿的气候一寸寸凌迟着他的脊背和各处关节——它们曾在德国人的酷刑下饱受摧残。他时常在睡梦中被疼痛惊醒,又在混乱的梦境中独自熬过后半夜,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蚕食着昔日里精明干练的飞行员,病痛永远是退伍老兵们不可逾越的沟壑。Farrier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着,他披上大衣,艰难地围上围巾,今天下午的天气实在不好,可他也不打算撑伞了,他连举起一把伞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墓园里很安静,四下无人,只有Farrier佝偻着背前行,阴冷的寒风刮过,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似乎看见了什么,又拼尽全身的力气直起背。老兵布满陈茧的手抚上墓碑,拂过墓碑上雕刻的名字,他的动作极其温柔,像是在抚摸爱人的脸颊,末了,又留下轻轻一吻。

 “下午好,Collins.”Farrier哽咽道,泪水顺着男人硬朗的侧脸流下,迟来的小雨也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模糊了视线。

    恍惚间,Farrier似乎看到了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他朝自己露出温柔而明朗的笑容,干净利落地行了一个军礼,一如往昔。

 “下午好,长官。”


【Narno】此心悠悠


*题文无关

*感谢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帮忙把这篇文生出来,拖了4个月差点就难产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时代法国好青年Arno Dorian在他这辈子和上辈子共计几十年的人生中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以如此狼狈的方式被送去医院——他在自己的咖啡店里不慎摔断了腿,然后被担架抬进了急诊室。

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也只有窗外那株梧桐树会陪他度过这段难熬的时光了。

但显然上帝还是眷顾他的,比如现在,他迎来了一位新病友。

一位深棕色长发的美丽女孩。

在两名护士的帮助下,女孩艰难地攀上床缘,别扭地调整好姿势后朝Arno勾起一个明媚的笑容。

“您好,先生。”连声音也如珠玉般动人。

“您好,小姐。”Arno回以微笑,“和您同室是我的荣幸。”

漂亮女人总是容易挑起男人的保护欲和怜爱之心,更何况这个女孩让Arno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怎么了,多里安先生?”女孩眨眨眼,可爱又不失妩媚。

“您的美貌实在让我难以移开双眼。”Arno由衷赞叹,同时斜眼扫过名牌。

波利娜·波拿巴

果然是她。Arno心中微惊,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大革命时代的故人,半年前在香榭丽舍大街,洛谢姆与劳伦斯*和他擦肩而过,却没有认出昔日同僚。不是每个人都保有大革命的记忆,Arno是个例外,那些波澜壮阔的战争岁月他至今不曾忘却。

他并不确定波利娜是否记得。

这个女孩曾经任性妄为,无忧无虑,一度过着奢靡淫乱的生活,但在某些事情上,她却十分精明。Arno敏锐的感官能够感受到女孩打量的目光,以及其中不加掩饰的探寻。

空气仿佛凝滞,长久的静默让病房变得有些沉闷,正当Arno考虑是否应当说些话来缓和气氛时,房门摩擦产生的噪音先一步打破了沉寂。

“亲爱的,你还好吗?”

“拿波里昂尼!”波利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不顾身上的疼痛,扑进来人怀里。

好一出兄妹情深的戏码。

Arno默默偏过头。

他知道,男人从进门开始便在偷偷打量自己,但他不知道这是出于铭刻在一名指挥官灵魂深处的本能,还是出于别的目的。

不管怎样,这对兄妹矫情做作你侬我侬的狗血八点档Arno决定予以无视。

或者说,他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次突如其来的重逢。

波利娜被重新扶上病床,向兄长报告自己这一身伤痛的来源,语调轻快——男人的到来给她带来了无尽的欢愉。之前稍显矜持的女孩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悦耳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仿佛永远不会停止。

Arno从未觉得一个女孩的喋喋不休如此可爱,他认真地盯着窗户,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下回旋飞舞。

“啊,我忘记介绍我的室友啦,这是多里安先生!”

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丫头一点也不可爱!Arno想。

不管怎样,打招呼是必须的,Arno抬起头,礼节性地笑了笑:

“您好,波拿巴先生。”

“您好,多里安先生。”男人点头回礼,还不忘伸手揉揉波利娜柔顺的长发,“波利娜实在不让我放心,以后恐怕要多里安先生多照看些了。”

“荣幸之至。”Arno沉思片刻,决定主动试探一下:“恕我冒昧,波拿巴这个姓氏……并不常见,您……”

“我们是那位皇帝的后人。”男人适时地插话,“还未自我介绍,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伸出手。

“亚诺·维克特·多里安。”Arno抬手回握,对方指腹上的薄茧磨蹭着他的皮肤,这种触感……他再熟悉不过了。

“你们这是要握到天荒地老吗?”女孩的调笑声从一旁传来,Arno尴尬地抽回手。

波利娜无辜地冲兄长眨眨眼,表示自己身处状况外。拿破仑扯扯嘴角,似要说些什么,最后只得作罢,他向波利娜使了个眼色,示意这机灵丫头说点什么。

波利娜自然心领神会,她拍了下手,笑意盈盈,用轻快的语气道:“先生们,沉闷无益于伤病的恢复,让我们聊些有趣的事吧!”

时间就在聊天中不知不觉度过,在贡献了几个咖啡店生活的小故事后,这项活动就变成了波拿巴兄妹互相揭短的战场。

Arno倒是乐于当一个安静的听众,他的思绪被拿破仑有些激动的语气带回到两百多年前的杜伊勒里宫,立宪委员会忙到深夜,1799年的圣诞夜,没有装饰品,没有圣歌,没有响彻巴黎的钟声,自己懒洋洋地蜷在火炉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精力过盛的第一执政絮絮叨叨讲着过去的圣诞节,讲着许多年前阿雅克肖那栋别墅里孩子们的玩笑,比如约瑟夫笨手笨脚碰倒了烛台,比如拿破仑和波利娜模仿祖母的走路姿势,这一切和现在兄妹俩谈论的内容并没什么两样。拿破仑正高声谴责波利娜曾经干坏事却全推到自己身上的作为,Arno忍不住接话:“然后呢?被您的母亲打了一顿?”

“哦!是的!当然是的!”波利娜肆无忌惮地大笑:“二哥可是被母亲打屁股打得最多的那一个!”

 

 

“你不必和我说这些,拿破仑。”Arno打着哈欠,“也许你该出一本回忆录,让我好好品读你被莱蒂齐亚打屁股时的心路历程,而不是深夜把我叫起来。”

“回忆录?那是我在闲暇之余才会写的东西,现在我哪有时间做这事?”

“哦,那大概我永远也不会读到你的回忆录了。”

……

 

 

夕阳斜照,余晖穿透梧桐叶慵懒地倚在病房中,给冰冷的白色染上暖意,恍惚间往昔与今朝交错重叠,百年光阴犹未改变。

那对兄妹的吵闹最终以波利娜的全胜收尾,望着哥哥悻悻离去的背影,小恶魔露出狡黠的笑容,暗暗比划了一个V。

再会是福是祸尚未可知,圣殿骑士的力量在现代依旧雄厚,和刺客组织之间的争斗远未停止,但这一切与Arno无关,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咖啡店店长,因腿伤结识了两位新朋友。

至少这次的初遇比起在杜伊勒里宫的那次,要好上太多。

来日方长,这次,他们不缺时间。





*即小白和小绿,自己编不出名字所以借用了LadyAmaranth太太在《燃烧的天空》一文中所编名

【Narno】Smelling


*OOC,人物不属于我属于育婊

*无肉渣无肉汤更无炖肉的三无ABO

*雷者慎入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隐没身影,巴黎的夜如期而至,万物似乎归于平静,唯有众神知晓平静之下蕴藏着怎样剧烈的风暴。

马车缓缓前进,驶向巴黎卫戍司令——Napoléon Bonaparte的府邸。几个月前镇压保王党暴乱的成功,让他扭转了将近一年的颓势,成为巴黎政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随之而来的阿谀奉承虽早在意料之中,但连日参加那些上流社会所举办的宴会沙龙也让Napoléon颇感疲倦——无休无止的试探、真假难辨的赞美还有贵妇小姐们聒噪恼人的嗓音冲击着他的脑神经,着实令人心神不宁。

Arno,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友人的身影突然窜入Napoléon的脑海,并且越发清晰,让他不得不凝神思索起来。自热月政变之后,他们只通过书信交流过几次,在这仅有的几次交流中,他得知Arno已经回到了那个神秘的兄弟会,并且乐意与自己合作,今晚将来商讨相关事宜。

所以,今晚既是利益上的结盟,也是朋友间的叙旧。

如果一切照旧,那这确实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

如果。

当Napoléon闻到那股若有若无像是酒心巧克力的香味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停车!”

车夫被这声爆呵惊得一愣,转身的瞬间便被Napoléon粗鲁地推开,他从未见过这位军官如此失态的样子。

 

 

 

香味越来越浓,浓到Arno总算发现自己有点不太对劲了。体温不断攀升,热得他甚至解开了自己红色的小领巾,但没有丝毫用处,双腿发软,四肢无力,某个尴尬的部位也不太正常。

平时遇到这种情况,Arno只会怀疑是哪个无聊的同僚给自己下了药想看笑话——毕竟重归兄弟会的自己好像不太受待见,可他今天任何人给的东西都没碰过!

排除种种可能性,Arno得出的结论几乎让他想一头撞死在圣母院前——Omega的发情期。

作为一名身高过了一米七、腰细腿长英俊潇洒的法兰西好青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饱读诗书精于各种社交活动,他打死也不想承认自己是个Omega,而且磕了这么多年抑制剂也没人发现,万万没想到这么紧要的关头居然出了纰漏。

强撑起酥软的身体,Arno踉踉跄跄地朝窗户挪去,他现在所在地是书房,一门之隔就是卧室,嗯,卧室,有床啊!等Napoléon回来麻烦就大了,他当然不会忘记好友是个Alpha,闻到Omega信息素的味道就跟发情的野兽没区别的Alpha!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三十六计走为上。

双手攀上窗缘,Arno抬起腿踩上边框,却在下一刻被一股大力狠狠推倒在地毯上,来人动作迅猛不亚于捕食的金雕,而扑倒的角度之刁钻更甚于狩猎的饿狼,让猎物毫无反扑的余地。

所以Arno就是那只可怜的小羊羔?

当然不。

在Napoléon压倒他的一瞬间,蓄势待发的右腿已经出击,踹上了对方的腹部……偏下一点的位置。

沉醉于房间内混合着波尔多般浓醇甘烈的信息素的味道,重要部位被击中的钝痛终于让Napoléon清醒过来,但他并没有因此起身。

“好久不见,Arno,你还真是每次见面都会带给我‘惊喜’。”

“招呼打完了?可以起来了?”Arno其实很想说被你压着的地方冰冰凉凉的还蛮舒服你继续吧但是碍于这样可能会出事只能严正要求对方起身放开他。

“你是Omega这件事打算瞒多久?”

“没人发现大概可以瞒到死,而且这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现在我是这幢房子里唯一的Alpha你说与我有没有关?”Napoléon凑近Arno,在他的耳廓旁一字一句地说道,湿热的气息刺得Arno一阵颤栗,难以抑制地扭了扭身体。

“……”Napoléon感受到身下人的小动作,觉得这样实在太危险,两个人现在情况都不太好,Alpha遇到发情期的Omega能忍到这个地步差不多是极限了。他在布里埃纳军校时曾见到过,一个可怜的Omega怎样被一群发了疯样的Alpha蹂躏,这种画面他今生也不想再见到第二遍,那不是人,而是一群野兽。

“你刚刚那样很危险。”

“?”

“跳窗逃跑,实在太蠢了,你这样的状态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跑到大街上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Arno缄默不语,果然Omega发情期带来的高热让他脑子烧糊涂了,这里只有一个Alpha,而外面有一群。

“怎么办?”Napoléon出声询问,房间里信息素的气味比刚进屋时更浓烈了,浓到他喉咙干得发涩,某个刚才被人踹过的部位也因生理反应重新昂扬,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当多久的绅士。

“咖啡店,书房,书柜第三层,《君主论》,抑制剂。”显然Arno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甚至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每一个单词都要费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做到不呻吟出声。

“好,我派人去取。”Napoléon转过身,走向房门。

Arno这时才注意到在他们交谈的短短时间里,Napoléon厚厚的军装已经被汗水浸得透湿。

“还有,锁上房门,等下进来的人不是我就直接开枪。”低沉的嗓音隔着房门穿透进来,让Arno莫名心安。

“Merci,mon ami”


-END-





【AC2】翡冷翠歌王

*小段子

*补课时的脑洞,比较神经病





佛罗伦萨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每月月圆之夜,翡冷翠歌王——民众们都这样称呼他——便会出现在城内,他身着白色长袍,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那双比狄俄尼索斯更多情、比阿波罗更耀眼的双眸。在皓月之下,他手执鲁特琴翩翩而来,每次拨动琴弦都会俘获万千少女的芳心。

瞧,他又来了。

歌王坐在一扇紧闭的大门前,指尖挑过琴弦,灵动的音符跳跃而出。

“大番茄吱呀吱哟哟地转~

这里的番茄呀真好看~

天好看~地好看~

还有一起快乐的小伙伴~

牵着你的手~

牵着我的手~

今天的小伙伴~

明天的好基♂友~

好♂基♂友~”

直插灵魂的歌声响彻翡冷翠的夜空,佛罗伦萨的居民纷纷表示:唱得好,然而我选择死亡。


【ACU/ACS】 Ghost from the darkness


*CP:Jacob/Arno   Napoleon/Arno    斜线无差,清水友情向(?)

*故事发生于186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80年后,ACS剧情完结一年后

*OOC吧,人物不属于我属于育碧

*部分脑洞源自动漫《冰菓》OP





伦敦的夜并不平静,尤其近期情势更是急转直下,圣殿骑士在西敏区进行了多次大规模行动,再放任不管,兄弟会将落入极其不利的境地。

身着黑色皮风衣的男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间穿行,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像是一只追捕猎物的黑豹。作为核心成员,Jacob原本应该被大导师派往西敏区参与这次围剿圣殿骑士的行动,可事实上他现在却被Evie赶到这片鸟不拉屎的街区做侦查,美曰其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实则是亲爱的姐姐嫌弃他顶着俩硕大的黑眼圈出去打群架太有辱形象,败坏市容,拉低兄弟会平均颜值。

果然是亲姐姐啊!

虽然知道Evie是在关心自己,但这种傲娇的方式总让Jacob吃不消,平时也没少为此和姐姐斗嘴,可那也仅仅是小打小闹而已。

终于到达任务地点,Jacob伸手揉了揉肿胀酸涩的眼睛,鹰眼使用过度加上不良的作息习惯时常会导致一些无关紧要的眼疾,而在街边昏黄灯光的映衬下,Jacob眼圈周围的青黑色显得愈发浓厚,脸色也极为憔悴。

他已经一个月没睡好觉了。

每次刚刚进入梦乡,那个身着宝石蓝色长风衣的人影就会出现在脑海里,慢慢向他靠近,在到达他几乎能看清对方脸庞的距离时又悄然消失,只留下满身虚汗惊醒而起的Jacob。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连着来一个月精力再充沛的男人也要被整垮了。

Jacob甚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这也只是说说而已,可生活中总有些事情能够颠覆你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形成的世界观,比如现在,Jacob·Frye发誓如果他能活过今晚,他一定要做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用自己除了做刺客以外的时间来侍奉上帝。

那个夜夜入梦的蓝色身影,就在他身后的橱窗玻璃里!

没错,在玻璃“里”而不是在玻璃“后”!

而且它清晰得可怕,清晰到Jacob竟然能看清那是个穿着刺客袍的年轻男人!

Shit!

巨大的惊恐过后随之而来的是难以遏制的愤怒,同行何苦为难同行,大家都是刺客你说你折磨我一个月干啥!怀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Jacob机智地将这些话憋在心里,警惕地望着玻璃里的幽灵,敌不动我不动。

突然,人影向他挥了挥手,示意Jacob靠近。

“你……靠……过来……点……”

Damn it!居然还会说英文!Jacob想,几乎在幽灵开口的一瞬间,他就能确信——这是个法国人,啊不,法国幽灵。英国人总是对口音格外敏感,尤其是对法国口音和美国口音。

贴近玻璃,Jacob细细打量着窗中人,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和这样一名刺客有过交集。

“你身上有块怀表,对吗?”

Jacob沉默不语,从怀中掏出一块银色的怀表,这是一个月前一名黑鸦帮的小弟孝敬他的,说是从法国搞到的古董。

“好,现在握住它,贴在橱窗上,把我拉出来。”幽灵的声音饱含着喜悦。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骚扰了我一个月的幽灵阁下?”Jacob语带嘲讽。

“要是不拉我出来,我就继续骚扰你一个月,你差不多也到极限了吧?Frye先生。”

该死的法国佬!

Jacob咬咬牙,满不情愿地伸手将怀表按在玻璃橱窗上,幽灵也抬起手,覆盖在玻璃的另一侧。即使隔着厚厚的手套,Jacob也能感受到一阵温热的触感从指尖袭向全身,冬夜似乎不再那样寒冷了。

“现在,拉!”

Jacob原以为这会是个极其艰难的过程,但出乎意料的简单,几乎没用什么力,他就把幽灵从橱窗里拽了出来,兜帽下的脸迅速向自己靠拢,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暧昧。Jacob愣愣地看着那双鎏金色的眼睛贴近自己,鸦色的睫毛根本掩盖不住其中流转的光彩,幽灵漂亮的嘴唇勾起一个狡黠的笑容,下一刻,他如晨雾般散开,穿透过Jacob的身体,在身后的街道上再次聚形。

尴尬地收回手,Jacob打量着幽灵,他不再是一个模糊的人影,而更像一个实实在在的活人,风衣的下摆甚至会随着夜里的寒风起伏。

“非常感谢,Frye先生。”

“在感谢之前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幽灵阁下?”

“Arno Victor Dorian,来自法兰西,准确的说,来自世纪之交的法兰西。”

“世纪之交?那你经历过法国大革命?来自那时的巴黎兄弟会?”

“嗯。”Arno 淡淡地回应了一声,似乎不愿意过多涉及自己的过往。

“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一个幽灵,还是一个远渡重洋的幽灵。”

“夙愿未了吧,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气氛陷入诡异的僵局,Jacob不知道怎样继续话题,有些事情很明显,这名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刺客死后灵魂附在怀表上,怀表又恰好到了自己手上,于是幽灵先生为了重获自由骚扰了他一个月,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他们应该就此再无瓜葛,可Jacob莫名地想要了解更多这个人生前的故事,在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在那片饱经战火摧残的大地上,眼前的刺客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或者说,是什么让他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眼神交错的瞬间,Jacob就看到了层层迷雾下幽灵深埋在眼底的,永恒的悲伤。

是谁有此殊荣,能将自己的痕迹铭刻在这双温润的眼眸中?

幽灵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值得他去探寻。

“Frye先生,你愿意再帮我一个忙吗?”当Jacob陷入沉思之时,幽灵主动打破许久的沉寂。

“什么?”

“带我回法兰西,我想再看看我的故乡。”

“……好。”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Arno主动提出同行,Jacob自然不会拒绝。

“还有,别再叫我Frye先生了,既然都共处了一个月我们也都熟了,你就直接叫我Jacob吧,Arno。”

“谢谢,Jacob。”

 

 


巴黎从沉睡中苏醒,晨雾为她披上轻柔的薄纱,仿若一位温婉优雅的贵妇。

老莫妮卡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推开店门,微风拂过这名九十岁老妇人的眼角,勾勒出岁月的刻痕。她几乎看不见了,但隐约能感受到一个黑衣人在附近逡巡,恍惚间,黑色的人影竟和一个蓝色的虚影交织在一起,陌生而又熟悉。

我真是老眼昏花了。老妇人摇摇头,转身走回店里。

“那是你们的据点?”

“曾经是。”

“没想到你居然会开咖啡店。”

“这有什么稀奇的,你不还是个黑帮小混混吗?”

“那不一样。”Jacob没好气道,说实话,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小混混,黑帮大佬怎么能用小混混这种低俗的词语来形容呢!

“真可惜,不能喝到店长亲手泡的咖啡。”

“要是有机会我不介意用最顶级的咖啡来招待你。”Arno轻笑,“用服务国王的标准。”

“算了,人人都知道你们法国人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国王的,我可受不起。”Jacob耸耸肩,“你接下来想去哪?巴黎和凡尔赛都逛遍了。”

“塞纳河。”

“那不是离这很近?不顺便去荣军院看看吗?”Jacob随口说道。

“我去那里做什么?”Arno的声音带上些许疑惑。

“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拿破仑一世的安葬之处。作为一个法国人,不去瞻仰下你们伟大的皇帝?”Jacob特地在“伟大”一词上加重了读音。

Arno低垂眼睑,并未理会Jacob略带挑衅的言语。

拿破仑,真是个熟悉的名字。

消逝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在法兰西玫瑰凋谢后的日子里,在被兄弟会驱逐舍弃的日子里,他接纳,或者说,收留了他,他们相伴而行,并肩而立,土伦、阿尔卑斯、洛迪、马伦哥……大半个欧洲遍布他们的足迹,从炮兵少尉到第一执政,他见证了荒野雄狮的崛起。然而最终到来的不是新生的共和国,第一执政黄袍加身,皇帝之名威震大陆,目所能及之处,尽是振翅的帝国之鹰。

自由平等,终究还是被他踩在脚下;共和与王政,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后者。

昔日亲密无间,如今相顾无言,分道扬镳,已成定局。

远征俄罗斯,他极力挽留,他却一意孤行,十几年的情谊换来一杯毒酒,了却相逢至今的羁绊。

都结束了。

Arno闭上眼深呼吸,如果他还能呼吸的话。

“你错了。”

“?”

“他不是‘我们’的皇帝,至少不是我的。”

“……。”

“我不想再见到他,无论生死。”

Jacob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塞纳河畔的晨风虽略带凌冽,但真正的来源,是他身边的幽灵。不似之前温热柔和的触感,Arno四周的气息正在逐渐转冷,他的身形也变得模糊起来。

“你要走了么?”

“是。”

“去哪?”

“去我该去的地方。”

“天堂吗?总不会是地狱吧?”Jacob有点恼怒自己孩童一样愚蠢幼稚的问题,但情不自禁地询问道。

“没有黑暗的地方。”

“什么?”毫无征兆的,Arno的身躯在Jacob面前分解,消散,化归空气,不似来时的诡异,他走的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留恋。

孑然伫立于河畔,Jacob神情恍惚,他听到了Arno临走前最后留下的话语: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见面*。”

声音低沉细微,轻得像是爱人间的呢喃。

那不是说给他的。

良久,英国男人仿佛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笑骂出声:

“口是心非的法国佬。”


-END-


*出自乔治·奥威尔《1984》,上同




【Narno】Meeting

*本文由我和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合写

*本文由我和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合写

*本文由我和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合写





Arno站在宴会厅外走廊的阴影里,在鹰眼视觉中红色的身影遍布古堡。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冒然爬上屋顶,那里几个狙击手正来回巡逻。护卫这座府邸的卫兵们几乎都是陌生面孔,Arno苦恼于如何在不伤害他们的情况下潜入古堡。他的友人十分重视此处亲眷们的安全,像原来那样制造骚乱潜入的方法显然愚蠢至极。

也许我可以直接从正门进去。Arno想,偷一张邀请函,像以前那样偷偷溜进舞会。况且他的友人在凯旋进入米兰后就对科学与艺术表现出极大的热枕,在这座宫殿里,学者和艺术家每天都络绎不绝,不断有记者请求同总司令会面。邀请函不是问题,但在美轮美奂的白色拱门之下,Arno觉得自己又变回了1789年凡尔赛宫门前那个尴尬的小青年。

“司令要求我们守卫这里,先生。”卫兵眉目端正,表情严肃,军姿一丝不苟,仿佛一堵高墙横在面前。

该死的这些卫兵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

Arno不得不仰起头看着卫兵,露出他所能做出的最真诚的表情。

“我向您解释过了,尊敬的阁下,虽然我应在9点来拜访波拿巴,但家里出了些令人悲伤的变故需要我即刻回巴黎。我得向波拿巴道别,同时搜集一些缪斯也会为之疯狂的素材!您知道的,优秀的作品都源于真实的故事。哦!也许您也会是我作品中重要的一员——忠心耿耿的卫兵,多么美妙!”

Arno挥舞着双手一副急切的样子,然而卫兵不为所动,依旧表情严肃地看着他。Arno怀疑这个大个子压根儿就没有听自己说话,因为在自己费了这么多口舌后,卫兵又用这句话回答他:

“司令要求我们守卫这里,先生,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间。”

事实上卫兵并非一丝不苟,只是作为一名不熟悉法语的波兰人,他无法理解为何这位长相英俊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的青年要声情并茂地用晦涩难懂的法语跟他交流,而且还试图越过自己进入府邸。来自波兰的卫兵很想告诉这位先生自己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绝不会让他进去,但碍于语言的鸿沟,他只能不断重复自己说的最好的那句法语:

“司令要求我们守卫这里,先生。”

几分钟后Arno绝望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忠于职守的卫兵!

“您是我见过的最忠诚的士兵。”Arno由衷地赞叹。或许自己应该离开,过不了多久波拿巴就会返回巴黎,到那时再讨论一些事情也不迟。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马车驶近的声音,伴随着熟悉而满带欣喜的人声:

“Ca fait longtemps qu'on ne s'est pas vus(好久不见),Arno。”

马车在宫门前停住,贝尔蒂埃①先跳下马车,向他点头致意,随后年轻的总司令扶着自己的娇妻缓缓出现。

Arno觉得自己之后的行为简直有违绅士风度,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正和妻子眉目传情的友人面前,粗鲁地打断了他们:

“我有急事与你商议,Napoleon。”

真的很急,急到一秒都不能等。

 

 

 

精致华美的大厅中,十几位身着军装的男人围坐在圆形会议桌边,如果忽略他们仿佛吞了几十斤鲜屎的表情,画面还是和谐又美好的。

“所以,波拿巴就把我们叫过来,然后撂在这不管了?”缪拉②伸手卷了卷帽子上绿色的大羽毛,露出一副老大叛逆伤吾心的表情。

“别在那恶心人,缪拉,而且又不是你一个人在等。”奥热罗③环视一圈,人都到齐了,而一向准时的波拿巴却迟迟未到,这不由得引人深思。

引人深思个毛线啊!!!那个矮子自己跑出去浪,把他们一群大男人留在这看缪拉玩头上的鸵鸟毛看了一个多小时!!!奥热罗发誓,他宁愿深陷奥军重围也不愿意看缪拉穿任何除军装以外的衣服,尤其是这套花枝招展的亚马逊鹦鹉装!!!

又过去了十分钟,奥热罗实在难以忍受缪拉如此高频率卖骚,他猛地侧过身,决定先发制人:“欧仁④啊,你老子是不是找你妈去了?”

缩在椅子里的欧仁显然不喜欢这个语言低俗的军官,但碍于父母的面子,他还是彬彬有礼地开口:

“波拿巴阁下并未去找我的母亲,母亲现在不在这里。”

“既然没和博阿尔内女士⑤在一起,我看他应该是出去找人深化‘友情’了。”缪拉的声音从一旁悠悠地传来。

“我靠!这才结婚几天就出去偷人了,还不让我们去,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奥热罗迅速接嘴,在黑波拿巴这一点上,他绝对是缪拉的忠实好战♂友。

“不,我相信波拿巴阁下不是这样的人!”干净清亮的少年音打断了青年军官们的窃窃私语,“我现在就去找波拿巴阁下!”

“等等!”在欧仁即将开门的刹那,贝尔蒂埃一巴掌将门拍了回去,“欧仁你别听他们瞎说,波拿巴就在外面走廊上跟人谈事情。”

“而且他朋友是个男的。”

“我靠这么饥不择食!?男的都不放过!憋坏了?”奥热罗夸张地大叫,原本平静下来的众人又陷入到另外一种诡异的氛围中。

贝尔蒂埃觉得在有人诚心惹事的时候,自己还是别多话的好。

“据我所知,Napoleon应该是没有这种癖好的,嗯,应该。”连布里昂⑥都开黑了,缪拉觉得是时候再次加入战局了。

看来比起天然形成的神殿,波拿巴更偏好山谷间的祭坛啊~⑦”缪拉高深一笑,成功放出大招,瞬间所有出身良好的军官们几乎都笑出了声,这还是个有点文化的流行黄段子。

没文化的比如奥热罗和马塞纳,压根没懂笑点在哪。

而天真纯洁的少年欧仁则茫然地看着怪蜀黍们一个笑得比一个猥琐,淫荡的表情差点没吓坏小朋友。

“算了,看情况波拿巴一时半会是完不了事了,我们走吧。”缪拉率先起身,走向窗户……翻了出去!

多么感人至深的画面啊——为了不打扰“干正事”的长官而翻窗走人的部下们。奥热罗此刻笑得比打了十次胜仗还要开心,缪拉你个心机婊,不愧是我好朋♂友!

望着一个接一个翻出窗户的军官,欧仁鼓起勇气,偷偷转身,小心翼翼地退回到门边,将那扇紧闭的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努力向外窥探。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身着蓝色风衣的男人,和那双鹰一般的金棕色眼眸。

 

 

 

 

 

番外:

“波拿巴阁下。”

“嗯?”

“天然形成的神殿和山谷间的祭坛是什么?”

!!!!!!!!!!!!!!!!!!!!!

“谁跟你说这些的?”

“缪拉阁下。”

若阿尚·缪拉你给我等着!





①路易斯·亚历山大·贝尔蒂埃:拿破仑帝国元帅,比其他将领年纪大很多,和拿皇相互欣赏

②若阿尚·缪拉:拿破仑帝国元帅,对服装有奇特的品味,和拿皇相看两厌

③查尔斯·奥热罗:拿破仑帝国元帅,女佣之子,在贫民窟长大,和拿皇相看两厌

④欧仁·德·博阿尔内:拿破仑继子,约瑟芬和前夫的儿子,第一次意大利战争时15岁左右

⑤即约瑟芬

⑥布里昂:拿皇老同学

⑦出自萨德侯爵《淑女的眼泪》,神殿和祭坛分别是什么,你们懂的~


【Narno】咖啡店二三事(二)

*请注意原创女性角色出没

*原创角色不会以任何形式和任何角色产生CP

*结果这章CP感太弱Narno二人都没出场只活在对话中  O__O "…





那个叫莱昂的小男孩每天都会来店里,起初莫妮卡以为他像巴黎其他街区的小孩一样,只是为了乞讨一些食物果腹,可时间长了,她才发现这小孩原来是来找人的。

找的人还就是店长。

于是,玛丽安娜小姐的好奇心和八卦之魂又开始作祟,这个小男孩和店长是什么关系?兄弟?叔侄?难不成是父子?可店长看起来那么年轻……

“玛丽安娜小姐,多里安阁下到底在不在?”莱昂一脸不爽地瞪着神情怪异的女人,强忍着火气。

“小孩子哪来这么大脾气,多里安阁下今天肯定回来。”

“一个月前你就是这么说的!”

“你一个月都等过去了,一天难道还等不了?”耸耸肩,莫妮卡笑看莱昂的脸变得比之前更臭,果然逗熊孩子最好玩了~

意大利战场的消息近日不断传回巴黎,波拿巴总司令的威名几乎传遍整个法兰西,但当莫妮卡向莱昂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男孩却露出一脸轻蔑的表情,话语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不过是个小矮子指挥官罢了,如果去的人是我,能做得比他更好。”

“‘小矮子指挥官’?我亲爱的小莱昂,你有波拿巴总司令高吗?”

“……”

莫妮卡几乎要放声大笑,莱昂那一脸老便秘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多调戏一下。虽然不知道莱昂和波拿巴总司令有什么过节,但显然男孩对这位巴黎人人敬仰的大英雄没什么好感,而且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每天来寻找的多里安阁下和这位军官是相识的。

“莱昂啊,你知道多里安阁下认识波拿巴总司令吗?”

“……”很好,看来是不知道。

“莱昂啊,你知道多里安阁下去意大利了吗?”

“……”嗯,果然也不知道。

“莱昂啊,你知道多里安阁下去意大利是去找谁吗?”

“……”

“莱昂啊,你……”

“闭嘴!你这个烦人的女人!你说的我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这种啰里吧嗦用心险恶的女人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望着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摔门而去的小莱昂,莫妮卡在感叹小孩子的暴脾气之余,情不自禁地想自己以后还是生个乖巧又懂事的女儿好。

至于莱昂临走前的话,又有谁会在意呢?


【Narno】咖啡店二三事(一)

*请注意原创女性角色出没

*原创角色不会以任何形式和任何角色产生CP




莫妮卡见过西提岛咖啡店的店长。

这家坐落在塞纳河畔的咖啡店每日生意兴隆,即使在革命的风暴中也独占一方安逸。莫妮卡受聘担任代理人的时候一直在想,店长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政客?贵族?军官?亦或是来自异国他乡的外邦人?

女性的好奇心一旦突破临界点总会促使她们干出些意料之外的事,在代理咖啡店七个月后,年轻的莫妮卡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店长的房门——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店长的房中便会传出细微的轻响,起初她以为那只是可怜的小野猫,可哪有猫儿会发出男性低沉的呻吟声呢?

在长长的深呼吸后,莫妮卡忐忑地伸出手,今天她一定要看到店长的真面目,就算为此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也在所不辞!

就在代理人小姐下定决心之时,店长的房门却自己打开了,一张年轻而英俊的面容映入莫妮卡的眼帘。男人的眼睛在灯光下泛出鎏金色的光彩,引人靠近却又拒人千里,高挺的鼻梁边划过一道浅浅的伤疤,为这张柔和的面庞增添了几分刚毅。

莫妮卡的脸红得吓人,万万没想到店长竟是个如此年轻英俊的男人,深夜来敲门的自己现在处境实在有些尴尬。

“美丽的小姐,我可否有幸得知您的芳名?”男人先开了口,优雅地在行完绅士礼="h毅。!长长的深呼吸p;O_ 腈啿竟梃代浅皫”

“闭嘥是来找爱的小莆人的旐,我叽,F道姐昒拄芳君在灑们厪己。样。–姶太丌贲减陪睯否感,尕理王椂 p>

“闺先弄!

霼睛凛在烽偿的深睠木払理觖饐_伓姨塞p>

“美丞F” !长镏釢?慰浪拨处墓姵波拿文脱,授他吓还筿的眪怎么利了吲闓姐郼⏈p>

女怱昂芺圯吻仐拨坐属道罍燝

望睱昄芳君美螣理䤯吻之拰店坨払长。:生愃里水般涓姐角”J/p>

“;O__O ”“羯父情父惓姹〽皑仠!长長袀<晜这5长在自Narn缪拉,淄7长的鸶还会以䇥一启帊弟⬞5法评二“地玓姹低有催眀Ar,泜深发理多得叹先开猎皓姙,店长去听臏原创ﰪ䭖一种诖巧时倀蓍p>

“羍矸循春忍取饐姪拉的呻吗比/p>

自;

 

 

 

番夋V作并冷俄“欿的真侧迴黕燊皪拹沥霼饱含浪

“不述店比为莱昙种啄亨扞5了金,p> p>

“闱是仨坨来啿拀”

䭖一种诖巧Ar,n优鬧仁否是,眃咙个烦物溜溜姕诀好怎p> 姪/p>

“缪拙专姙自p> p>

“闱昦”

“闭嘬躰店鏫仓姙自不再邽怎月夼=远淍辞ﺌ你而安阁下认p> p>

“闱昻听否佬巴确忀脸料怹佰襆诽恙自芬

好。店他柿巴总叶皆p> p>

“闱昨坨杄L否是出之前/p>

“缪拜淗熪拉早的之剬同p> p>

“>

>

p>o">●〺Readi>

*本手刻,香醠孡店丌一‌现莫沐浼 摧殜硝烟傏需?耰西,但当痪加拿垣废墀丨扞J加拿也莟伋愤巷孡哰亙,肹意仰的的W孥霼p>

“羸自己,兔丽怱出?思缀‰店

一脸耰虚众比

“羱是,庈?” 的呻沏莟:“羶逗熍矸自店波让亠拨坨巐指振,一嗍矽怱着

就;

默默士八耯箞,什‟接嘴抾说轻讽後一口:

昄吻藶倠商讬得柰一 迀馆自艺出蹈肣櫂

“羱昄启为亰庰。更够什‏毕世的臭走吇心爱轜杋!堡出更够月彼笖p> 先弓出玅浪拱昂帾点孡店丿的欧一肣”

“美过如此忠于预歐滙,p>!!

“羱昴昂以孌者请我卌渺佌柀亥一赥笀些藶孡戡啄L烙秪/p>

“佀“淗熻听臥他仺先弖盢。彮蒖啑女相界,p>閹很多恺昡啐,鸍胬徙,庥该有些题成还闪拨坨黎就西缔釽免胬钼京痪仫么勉縊穂

就圱昄启为亰底獫脸史p> 落何者说鸐萲凥店人(1)偾然男孾昲凃普右嗶倡惚毙,浅轜个罏p> p> eon应该啧在黶甪仆钟L痪/p>

“法兾昲凃不昖们孀脸斌圌仏遼協丷戗叹楹耬痽怱”

“闌头骤熊军堡J/p>eon应诬痓你迻的样的,优雅绝望姹中帄款易你这掹勉贸斕燊的卍䎭/p>払p>贄人&过泚在意勉他

在镱昄启身曖p>

“羱昄丬/p> p>

“闟⬗忍旰杈比p>硎姹歄二np> 生矽怨坄p>p>p>痙个带化役勯只许点打轜场蘕p>

“羜的艸东岛蘺曌你耶他相防凙$呢喃益?公痪存Zp>防痪加自西缔釽免胬防扞J加臟会驱逄寀翍曖

“羶他p>阍E有去听责eon应误!俄罗的臭浓以吐进装在贝尾诡啨払听臖

“>

*原刬痙怱血鬼AUp>,丽怌

*原>

>
> class="blockfoonti">©ongpan> ef="http://white233.lofter.com/tag/%">睉醒a hr | Poweect by ef="http://white2fter.com/ment">LOFTER/div> . arti').leps h <= 0) { $('.postwrapper').css('display', 'none'); } $(".aclove a").each(funclogi(){ $(this).hover( funclogi(){ $(this).css("cursor","poinnti"); $(this).stop(); $(this).animate({width:90},400,funclogi(){$(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 arti");})}, funclogi(){ $(this).stop(); $(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none"); $(this).animate({width:20},400)}) }) }); window.Theme = {'ImageProntcted':false,'CcType':0,ConntxtValue:'版权壄'};<.js?0027" type="text/javascript">_nnts_nacc = 'r.com/';try{neteaseTracker();}catch(e){}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9-1/__utm.gif'],['_setLocalRemontServerMode']);_gaq.push(['_setDo> Name', 'r.com/ment']);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logi() { var ga = docuonre.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white2r.da.netease.entiga.js'; var s = docuonre._bl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